为逝者裁衣的时装设计师

Until the mid-1800s, families would wash and dress their deceased loved ones.
Until the mid-1800s, families would wash and dress their deceased loved ones.

作为一名17岁的时装设计学生,皮亚·英特尔朗德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为逝者裁做殓衣。

如今, 皮亚·英特尔朗德不仅是一名时装设计师,同时还是一名持牌葬礼司仪。她所经营的生意是为逝者裁做殓衣——从真丝裹尸布到精棉盖尸布,一应俱全——体现的是逝者从生到死的人生过渡。

英特尔朗德的客户要么是身患绝症的人,要么就是为丧事提前做准备的人。她会与客户沟通,定制符合个人需求的丧服。

 “这当然不是我曾经梦想进入的职业生涯,” 英特尔朗德博士说。英特尔朗德在墨尔本的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完成了她的博士项目《装扮逝者:打造寿衣裁制新风尚》(Dressing Death: Fashioning Garments for the Grave)。

 “但我一直对于即逝无常的事物感兴趣,在我的设计作品中,我将这种兴趣扩展到生死的层面”

Pia Interlandi is bringing back the burial shroud.
皮亚·英特尔朗德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人们重拾土葬裹尸布的做法。 ABC RN: Fiona Pepper

尽管很早就对此产生了兴趣,但直到家里有人过世,英特尔朗德博士才开始重新思考葬礼风尚的问题。

“由于祖父的过世,我才开始探究一个人在去世后所要面对或要穿什么衣服的事情,”她说。

 “我为他穿上入葬的衣服。那是我最后一次照护他,为他装扮,这一过程也极大地触动了我。”

从家中到太平间

Shrouds were traditionally worn by Orthodox Christians, Jews and Muslims.
东正教基督徒、犹太人和穆斯林逝者传统上使用裹尸布。 Supplied: Devika Bilimoria

英特尔朗德博士介绍说,直到十九世纪中叶,为逝者穿衣装扮都是家庭中常见的做法。

“在过去,人们都是在家中过世。家人会为逝者沐浴穿衣,并会请当地的木匠做棺材,”她说。

“这是澳大利亚和英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都用羊毛包裹逝者的身体。这种做法为羊毛产业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由于美国内战,这一切全都变了,她说。

Interlandi uses fabrics made from natural fibres for her client's garments.
英特尔朗德使用天然纤维制成的面料为客户制作服装。Supplied: Tom Ross

后来,尸体防腐成为了一种备受青睐的做法,但这需要特定的技能。因此,人死后,不再由家人为其着装。

葬礼服务的专业化也促使更为正式的服装取代了裹尸布。裹尸布是在东正教基督教、犹太和穆斯林信仰中使用的一种入葬服装。

尘归尘 土归土

但是,殡葬行业的风向也在开始转变,这是由于旨在提升文化与环境可持续性的新式和改进的殡葬仪式逐渐为公众所接受。

“我们听到业内不断出现新的用词,其中一个就是“水葬”,即用液体来分化尸体,” 英特尔朗德博士介绍说

 “再有就是“冰葬”,即将身体浸没在液氮中,然后压碎。”

英特尔朗德博士指出,这些处理方法都忽略了身体作为一种有机体适于自然分解的事实。我们为逝者穿上的衣服则没有违背这一点。

Natural fibres mimic the body's process of decomposition, Pia Interlandi says.
天然纤维制成的织物会以与人体相似的方式分解。Supplied: Devika Bilimoria

“你完全可以把很多东西送入火葬场,”她说。“温度非常高,约900摄氏度,所以一切都会燃烧掉。”

 “但当您燃烧塑料、聚酯、尼龙或丙烯酸纤维时,所有这些都会造成一定的污染。”

相比之下,由天然纤维制成的织物,如棉花、亚麻、羊毛或丝绸,会以与人体相似的方式分解。

英特尔朗德博士说,对于自己的葬礼,她想要的方式就是遗体套在裹尸布内直接埋入地下。

“几年之后,在我墓地上方栽种一棵树,或者我可能喜欢种的是罗勒或是番茄,那样也会很棒,”她笑着说。

 “从这一点看,你根本猜不到我有意大利人的血统!”

题图:直到十九世纪中叶,家人都还会为逝者沐浴和着装。Supplied: Devika Bilimor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