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运动能从家庭娱乐室中走出,在澳洲成为一个令人热衷的体育项目吗?

老将丹尼斯·罗宾逊(Dennis Robinson)正在训练10岁大的后起之秀埃文·麦卡利斯特(Evan McAllister)。

乒乓球运动曾是在[澳大利亚]各地家庭娱乐室和后院里打着玩儿的一种活动,但是乒乓球却又是一种严肃的体育运动。

乒乓球运动一直以来被列为世界上参与人数和受欢迎程度都最高的体育项目。20世纪70年代初,中国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也要归功于乒乓球运动。

然而,在澳大利亚,这项体育运动却仍是一种受到边缘化的的项目。

“在澳大利亚,乒乓球被认为是一种‘后院运动’,但要达到专业级别,乒乓球就和任何其他运动一样,刻苦训练是绝对少不了的,”南澳乒乓球协会主席兼专业比赛训练主管保罗·兰利(Paul Langley)说。

澳大利亚将于7月2日至7日在黄金海岸主办澳大利亚乒乓球公开赛(Australian Table Tennis Open )。期间,很多世界顶级乒乓球运动员将云集于此,预计这一赛事还会吸引超过8000万的全球电视观众。

在南澳,正式注册的乒乓球会员为1200名,但州乒协则估计参与这个项目的人数会多达8万余人。

“这真的呈现出此项运动的社区参与度,所有乡镇地区都有为乒乓球比赛和训练而使用、改建的礼堂、大厅,”兰利先生说。

这位阿德莱德乒乓球冠军曾代表澳大利亚参加1996年奥运会,并在南澳各地学校开展实地教练培训课(coaching clinics),以吸引更多青少年的参与。

“这是我们正努力促进的一项活动,不论是在本地层面,还是国际层面,这里有着诸多[成为专业] 运动员的途径,” 他说。

埃文·麦卡利斯特(Evan McAllister)在伦马克乒乓球俱乐部(Renmark Table Tennis Club)做着赛前的热身运动。
埃文·麦卡利斯特(Evan McAllister)在伦马克乒乓球俱乐部(Renmark Table Tennis Club)做着赛前的热身运动。 ABC Riverland: Catherine Heuzenroeder

埃文让学校朋友对这个新运动项目感到惊喜不已

一位前途无量的新秀是10岁的埃文·麦卡利斯特(Evan McAllister)。

他已和他爸爸一起在伦马克乒乓球俱乐部打了几年的球了。现在,他正接受俱乐部老将丹尼斯·罗宾逊的指导。

埃文学校里的同学们对他选择打乒乓球有点儿惊讶。他坦承说自己仍喜欢澳式足球。但是作为俱乐部里仅有的几名青少年选手中的一员,他仍感到了一些骄傲。

“现在我真的开始打乒乓球了,我得到了[人们的]很多关注,”他说。

埃文可能是该俱乐部中最年轻的成员之一,但他坚持不希望看到有人让着他。

 “通常情况下,如果面对一名[好球员],那么他们会因为我年龄小而让着我,但有些则不会,” 他说。

“这就是我所喜欢的,我不喜欢别人让着我。”

丹尼斯·罗宾逊每周三晚上在伦马克乒乓球俱乐部训练小将埃文·麦卡利斯特。
丹尼斯·罗宾逊每周三晚上在伦马克乒乓球俱乐部训练指导小将埃文·麦卡利斯特。 ABC Riverland: Catherine Heuzenroeder

伦马克乒乓球俱乐部老将要将对乒乓球的爱传递下去

现年66岁的罗宾逊先生希望把他对乒乓球的热爱传给下一代。

罗宾逊本人13岁时就开始打比赛。

 “我曾在自己的家庭娱乐室里对着墙打乒乓,直到我父母实在受不了我了,他们把我带到了当地的一家俱乐部,” 罗宾逊先生说。

在他整个职业生涯中,每当他搬家时,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到当地乒乓球俱乐部报名打球。

 “我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很热衷于乒乓球,所以对我而言,我认为这是一种生活方式,” 罗宾逊先生说。

除非乒乓球运动能提高认知度,否则对运动员来说仍将面对“艰难战役”

澳大利亚最成功的乒乓球运动员要算是阿德莱德出生的威廉·亨泽尔(William Henzel)。他曾表示对于本地球员来说,面对像中国这样的体育大国选手是一大挑战。因为[在澳大利亚],乒乓球被认为是一项[被边缘化的]小项目。

 “我们是老师、学生、上班族,直到我们在澳大利亚提高这项运动的专业水准,否则我们仍将面对迎战最佳团队的艰难战役,” 他说。

像罗宾逊先生这样的发烧友相信澳大利亚人不可避免地要开始转向乒乓球运动的专业层面。

与此同时,罗宾逊先生将继续打比赛,耐心地指导任何一位走进伦马克乒乓球俱乐部的新手。

 “我知道有80岁还在打乒乓的人。乒乓球的好处之一就是[训练人的]手眼协调[能力],这对精神[健康]也是非常有益的,” 罗宾逊先生说。

“事实上这是一种非接触式运动,但又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非接触式运动,这就使其非常具有吸引力。”

(题图:老将丹尼斯·罗宾逊(Dennis Robinson)正在训练10岁大的后起之秀埃文·麦卡利斯特(Evan McAllister)。ABC Riverland: Catherine Heuzenroe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