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 帮助那些带着乳腺癌生活却被人遗忘的女性

题图:莱恩·墨菲说,带着晚期乳腺癌生活教会她如何不为小事而烦恼。- ABC News

尽管关于提高防治乳腺癌意识的宣传铺天盖地,但仍有一类女性人群被忽略——她们是被认为没有生还可能的晚期或癌细胞已转移的乳腺癌患者。

“这类女性感到她们被人们遗忘了,”心理治疗师比亚·赫希(Pia Hirsch)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7.30》节目。

“人们给予粉红丝带运动和战胜乳腺癌巨大的关注,但是那些这场战役中没办法战胜乳腺癌的女性受到的关注并不多。”

晚期乳腺癌患者服务小组(Advanced Breast Cancer Group)是一个帮助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服务机构。它是由昆士兰州卫生厅(Queensland Health)资助的一个注册慈善机构。

怎样才能活出生命的意义?

莱恩·墨菲表示,癌症使她和丈夫迈克尔的关系更紧密了。 (ABC News: Peter McCutcheon)
莱恩·墨菲表示,癌症使她和丈夫迈克尔的关系更紧密了。 ABC News: Peter McCutcheon

这个在17年前成立的机构是澳大利亚国内同类机构中唯一的一个州级服务机构。

“早前我们小组里的一名女士说,‘我不会死于乳腺癌,我会带着乳腺癌活下去,’” 在布里斯班韦斯腾德(West End)的诊所外和皮亚·赫希(Pia Hirsch)一起运营这一小组的玛丽·奥布莱恩(Mary O'Brien)解释说。

“这真的是一个挑战 —— 如果你被诊断患有癌症这一不治之症的话,你能用什么方式活出生命的意义?”她问。

“这非常困难。”

17个月前,莱恩·墨菲(Leanne Murphy)被诊断为一名晚期乳腺癌患者,她说自己在这个组织得到了巨大的支持。

“这是主动的,也是积极的,”她说。

“我们在面对毁灭性的消息时都有自己的选择,我选择的是积极面对 —— 我还没有准备好让癌症占据我的生活。”

这名住在图文巴(Toowoomba)北部某农场的前银行经理决定和她的丈夫迈克尔(Michael)将他们的旅行计划提上日程。

“我们不再认为任何一天的生命是理所当然的,我不会再拖延任何事了,”墨菲女士说。

墨菲女士通常每周二会以电话的形式参加一个小组聚会,这个聚会中来自布里斯班的成员们会亲自参加。

赫希女士说:“她们都知道面对的问题是什么,她们都知道那是令人讨厌的,她们都知道她们之间不必相互假装。”

“我认为参与这个小组是一种很大的解脱。”

“我们学习,我们珍惜,我们记得”

图为皮亚·赫希(右一)和玛丽·奥布莱恩(右二)参与晚期乳腺癌小组聚会。(ABC News: Peter McCutcheon)
图为皮亚·赫希(右一)和玛丽·奥布莱恩(右二)参与晚期乳腺癌小组聚会。ABC News: Peter McCutcheon

奥布莱恩女士在听到关于“这些聚会有时候会不会有点病态”这一问题时笑了起来。

“我们经常被问到 —— ‘难道这不是很令人抑郁吗?’”

“我们所有的研究表明,那些在参与聚会之初情绪消沉的女士们,参与小组聚会一段时间后,她们的情绪回到了正常范围之内。”

但有时也会有黑暗的时刻。

“当有人过世的时候,成员们都会很伤心,” 奥布莱恩女士说。

“但换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发现我们都从中学到了什么—— 我们学习、珍惜并记住她们教给我们的。”

“癌症让我们走得更近了”

参加该小组两年的翠西·布朗(Trish Brown)于今年五月过世。

图为翠西·布朗和她的儿子卢卡(Luca)和女儿娜布莱斯卡(Nebraska)。 Supplied: John Brown
图为翠西·布朗和她的儿子卢卡(Luca)和女儿娜布莱斯卡(Nebraska)。Supplied: John Brown

“参加过几次聚会之后,翠西感觉很好,这对她来说是一件积极的事情,”她的丈夫约翰·布朗(John Brown)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电视节目《7.30》中表示。

“尽管这听起来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它对我们来说很重要,那就是为我们的孩子们树立起积极行动的榜样。”

布朗女士的已经成年的女儿娜布莱斯卡(Nebraska)说,她终于能从一个“可怕的”情况中寻获一些积极的东西。

“你只是靠问自己,‘好,我所拥有的还有些什么?’度过每一天,”她说。

“我们变得更亲密了,我甚至难以相信自己能够有这样的态度。”

莱恩·墨菲同意,患癌的经历让她和丈夫迈克尔学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从许多方面来看,癌症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真正的祝福,因为癌症让我们的关系更紧密了,癌症教我们学会不为小事烦恼。”

“就这么享受每一分钟,为每一个当下的片刻而活。

        

题图:莱恩·墨菲说,带着晚期乳腺癌生活教会她如何不为小事而烦恼。- ABC News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