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为什么害怕?

brain

【澳洲佳】我们为什么害怕?什么在左右我们做出决策?怎样管理害怕情绪?科学能对我们害怕的许多事情给出答案,也能解释我们为什么害怕。听几位澳大利亚科学家为你指点迷津。

澳大利亚全国科学周之际,一场关于人类为什么害怕以及如何克服害怕做出明智决定的讨论会在墨尔本一个大学礼堂掀起了头脑风暴。

人们为什么害怕?

在科技高度发达、信息随手可及的当下,人们可以从网络、社媒等渠道轻易获得各种健康建议,但专家认为,这种信息的极大丰富和任意选取并没有让人们从害怕中获得解放,很多人在面对健康决定时仍表现出恐惧。

“健康是我们拥有的最个人化的东西,所以当谈到有损健康的事物时,我们会非常害怕与恐惧。因为有太多东西我们并不完全明白,所以人们做出害怕的反应是非常自然的,”讨论会成员、维州环保署健康风险顾问维克多·卡贝博士(Dr. Victor Kabay)在接受澳洲佳采访时表示。

a child scared by a spider
Photographer: Anthony Scully
维州环保署健康风险顾问维克多·卡贝博士接受潘宁采访谈害怕与偏见影响人们决策

培根是否具有致癌性?儿童要不要接种疫苗?每天喝几杯咖啡好?人们在生活中随时需要做出各种健康决定。卡贝博士认为,正因为每个人要克服自己的恐惧,基于自己获得的信息做出决定,因此现在谈论如何做出明智的健康决定具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性。

健康领域里充斥着各种利益和政治,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因此获得最好的信息来做出最明智的决定至关重要。我总是告诉大家,别总是看一个网站,不要总是依赖谷歌医生,尽量去上一些最专业的网站,比如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站,这些网站上才有真正好的资源和信息。

怎样管理害怕情绪?

要在纷繁芜杂的信息流中学会去伪存真,人们需要首先从正确了解自身开始。

“科学界必须意识到的一点是,信息是海量的,而人们是根据自身情感需要来过滤信息的,”讨论组成员、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传媒学院琳达·布莱南教授(Prof. Linda Brennan)对澳洲佳表示。

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传媒学院琳达·布莱南教授接受潘宁采访谈人们不应基于恐惧做出决策

布莱南教授指出,虽然恐惧在进化史上对人类起到了保护的作用,让人类得以存活并繁衍,但在现代社会里,恐惧却束缚了人们的选择。

很多人害怕的东西不仅不会伤害他们,而且会对他们有益。比如反对打疫苗的人士对于给孩子接种疫苗有他们的顾虑。他们害怕打疫苗。而另一方面,其他人则害怕因为没打疫苗而可能造成的疫情。人们当然有选择权,但是这一选择应是出于健康而不是恐惧的选择。

主持讨论会的汤雅·何阿(Tanya Ha)曾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科学节目的主持人。她建议人们从两个方面着手管理好自己的害怕情绪。

(一方面是)克服对未知的恐惧。你可以通过寻找可靠的资料信息等手段让未知变成已知来征服这种恐惧。另一方面,我们要意识到自身的恐惧,意识到我们是人类,我们不仅有思想和感情,也有害怕及恐惧的东西,我们并不会一直做出理性的决定,同时也要了解自己潜意识中的偏见究竟来自哪里。

“比如911事件中飞机撞上世贸大楼后,美国很多人开始害怕坐飞机,他们开始改为驾车前往,后来才发现,道路死亡人数呈现上升趋势,因为人们倾向于选择汽车出行而不是飞机,他们被911那些震撼的图片吓坏了。所以我们要了解我们会对某些事物表现得十分情绪化,”何阿说。

汤雅·何阿接受潘宁采访谈如何管理害怕情绪
Science Week Panel Disscusion
Supplied: EPA Victoria

什么在左右我们决策?

卡贝指出,除了恐惧与害怕,另外两大因素也左右我们做出决策,其一就是相互冲突的信息摄入。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我们选择什么样的饮食方式。很多人不停地更换他们的饮食方式,因为脸书上的一个新帖子,或在推特上读到了什么,又或是谷歌上发现的什么东西… 我们能触及到的信息有那么多,很难判断哪个是最好的信息。”

其二就是个人偏见对我们决策的影响。

“比如人们对‘化学品’一词的反应,不同的人脑子中的‘化学品’会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如果你问一个人,听到这个词后脑中浮现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一些人会说‘死亡,破坏’,而另一些人会说‘万物都是化学品’。这反映出人们在做决定时不仅带入了自己的知识、观点,也带入了自己的偏见。”

卡贝强调,许多偏见是我们的成长环境带给我们的,可以说是从小到大的偏见,比如我们小时候会被告知哪些东西可以吃,哪些不能吃,长大后这些概念就会成为妨碍我们头脑开明的偏见。

害怕从来不是做出明智决定的土壤, 它可以是一个开始,让人开始思考,但别根据害怕来做出决定。坐下来,理智地思考你要做出的决定。阅读信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智慧来应对这一状况。

数百名来自美国、加拿大、新西兰、瑞典和澳大利亚各地的观众在现场与在线参加了8月16日晚澳大利亚全国科学周期间在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举行的这场讨论会。点击这里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