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支持和运动是如何帮助培养创伤后心理抗逆能力的

来自亲人的支持对创伤事件后的恢复来说至关重要的。 (ABC RN:Lucy Fahey)
来自亲人的支持对创伤事件后的恢复来说至关重要的。

你是怎样引导自己走出创伤事件后的心理阴影的呢?

当我们询问你在培养创伤后心理抗逆能力和应对创伤的相关经验,你告诉我们你的亲人、伴侣和社区这一路以来给你的依靠、支持和引导。

以下是一些听众向澳广全国广播电台(ABC RN)夜生活栏目(Nightlife)分享的故事。

尼克·格里森(Nick Gleeson),悉尼:来自父母的爱

“我着实记得父母的关爱。”(ABC RN: Lucy Fahey)
“我着实记得父母的关爱。”(ABC RN: Lucy Fahey)

“当时我和妈妈一起从超市里走出来,我站到门口的垫子上,电动推拉门开了,就在我穿过那道门的时候它突然关了起来,撞在我头部的太阳穴位置,我就这么倒了下去…”

尼克·格里森(Nick Gleeson)

“我(的伤口)流了点血,我还流了些眼泪。当时我们觉得不会有更多的影响了,毕竟小男孩儿和小女孩儿常常有从树上或栅栏上摔下来。可是两三天后,我的一半视线突然就消失了,我的父母匆忙地带我去了眼科医院。”

“我还记得自己望着妈妈的脸,那是我完全失明之前看到的最后画面。”

“作为一个7岁的小孩,我很难衡量创伤(和它带来的影响)。但我着实记得我的父母,尤其是我哥哥给我的关爱,他在两年前的另一场意外中失明了。这些关爱与支持在我调整自己的过程中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在最初的那几天、那几个星期甚至是那几个月。”

查尔斯(Charles),珀斯:对婚姻的承诺

“我迫不及待地想出院。”(ABC RN: Lucy Fahey)
“我迫不及待地想出院。”(ABC RN: Lucy Fahey)

“我经历过两次心脏病发,戴着心脏起搏器和心脏除颤器。这大概是78岁的我经历的那场车祸时的身体状况。”

查尔斯(Charles)

“当我抵达医院,我全身多处骨折和脱臼,医护人员对我的情况完全不乐观。可是,6个月前,我和一位在十年前丧偶的女士订婚了,她和我的情况很像。”

“我的家人把她带到悉尼,那是我当时生活的地方。我对她说:‘我不置可否,我觉得你不该(和我)继续下去了;如果你想离开,我给你自由,’可她却说,‘我要和你在一起’。”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激励,我迫不及待地想出院。我等了六个星期,那场意外发生在十一月,我们那时候订下日子在二月结婚。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在那天之前好起来。我们还沉浸在婚姻里。”

麦克(Mick),新南威尔士州中部: 耐力运动

“耐力运动成为了让我人生变得更好那根救命稻草。” (ABC RN: Lucy Fahey)
“耐力运动成为了让我人生变得更好那根救命稻草。” (ABC RN: Lucy Fahey)

“1960年,10岁的我在一个荒芜人烟的火车站等我叔叔,却经历了一场恐怖的性侵事件。”

麦克(Mike)

“在某种程度上,运动似乎就是我的救星。后来,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我优秀的弟弟悲剧地被杀了。”

“那时候,我沉溺于酗酒和赌博。最后,当我堕落至人生的谷底后,我开始接受耐力运动的训练和竞技,这是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好的那根‘救命稻草’。”

嘉里(Kerry),堪培拉:来自亲人的支持

“最初,这是极度艰难的,我感到我所面对的险阻是不可逾越的。” (ABC RN: Lucy Fahey)
“最初,这是极度艰难的,我感到我所面对的障碍是不可逾越的。” (ABC RN: Lucy Fahey)

“我在家靠吸氧等了两年,等待器官移植本质上像是等死。最终我接受了心脏和双肺移植。”

嘉里(Kerry)

“我的身心都经历了严重的创伤,所以我多次要求心理支持。让我撑下去的最重要的就是家人的关爱和支持。”

“我想,在这一切在我身上发生之前,我从没落到过如此田地。我不得不找一条前进的出路。”

“最初,这是极其艰难的,我感到我面临的障碍和创伤后压力综合症(Post-tramatic stress disorder, 简称PTSD)带来的伤害是不可逾越的。但如今的我知道,我有这种心理抗逆能力,我有斗志,我还要说:‘我承受起了心脏和肺移植的考验,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做的。’”

萨姆·布鲁姆(Sam Bloom),悉尼:与自然相处

“我喜欢出去在水上活动。” ABC RN: Lucy Fahey)
“我喜欢出来到水上活动。”(ABC RN: Lucy Fahey)

“我喜欢离开轮椅、被丛林和鸟儿环绕。我们在不同的时间出发去划船,我看到不同的光。”

萨姆·布鲁姆(Sam Bloom)

“在水上划行的感觉很美妙。不知是什么缘故,当我划动双桨,它总能消除我的疼痛。我不知道究竟是我忘记了疼痛,还是它把我的疼痛解除了。我喜欢出来到水上活动。”

萨姆·布鲁姆在一场意外后瘫痪,帮助她的不只是在大自然中划独木舟,还有一段和一只受伤的喜鹊之间的友谊以及支持她的家人。在最新一集的This Is About中,你可以听到更多关于布鲁姆的故事。


题图:来自亲人的支持对创伤事件后的恢复来说至关重要的。 (ABC RN:Lucy Fahey)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