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生一个也许对全家都好

只有一个孩子使坎迪塔夫妇的生活更自由和更具灵活性

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你的孩子添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他们不会感到孤单吗?他们去世了怎么办?你就无儿无女了。

那些选择了只生一个孩子的父母对以上这些问题并不陌生。

但是有证据显示,独生子女家庭几乎没有什么不足之处。而据一位专家说,那些反对只生一个的言论很可能是出于嫉妒,因为他们自己为了养育几个孩子“受了很多苦”。

坎迪塔·娜塔库阿帕(Canditta Natakuapa)和他的丈夫的兄弟姐妹加起来有17个。因此对于这对夫妇来说做出只生一个孩子的决定并不难,他们更重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并且要给予他们的儿子“人生最好的开始”。

法尔伯教授说维持事业和给予孩子更好的教育机会是父母只生一个的主要原因。
法尔伯教授说维持事业和给予孩子良好的教育机会是父母只生一个的主要原因。Supplied:Pexels

坎迪塔在布里斯班拥有一个生意,她全心投入工作,认为孩子多了会影响工作。

“我在工作中获得很多乐趣,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个人来说工作愉快会给我的儿子加布里埃尔(Gabriel)带来一个平衡得好得多的家庭生活,”35岁的坎迪塔说。

“只有一个孩子使我们可以支付得起更好的学校而无需牺牲别的东西。”

家里只有一个孩子还使坎迪塔和她的丈夫拥有更多自由和灵活性。

“加布里埃尔要上游泳课,还准备上幼儿田径班。如果我们选择多要几个孩子,然后他们有不同的兴趣爱好,为了满足[他们不同的兴趣]我们周末就要分头行动,”她说。

“最近我们到墨尔本参加一个婚礼,坐上飞机直接飞到那里对于我们来说容易多了。有一个有四个孩子的家庭,他们不得不开车去,因为太贵了,四个孩子挤在一辆车里,我是不会想要那样的。”

但是尽管对他们的小家庭感到满意,坎迪塔还是经常要面对来自其他家长的评判。

“我被人说这样不给加比一个弟弟或妹妹很自私,”她说。

“我的儿子有超过20个表亲,他并不缺玩伴儿。”

“有人问,那如果我们死了加比就会没有直系亲属了,我真的被惊吓到了。”

“有一次在幼儿园我的儿子炫耀他的新鞋子,一个妈妈跟我说‘是啊如果你只有一个,你可以给你的孩子买下整个世界’。”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的托尼·法尔伯教授(Professor Toni Falbo)对这种怨恨的情绪并不感到惊讶,她对独生子女家庭进行了超过30年的研究。

她正要对独生子女的母亲是否被那些“因为养育多个孩子而受了苦的”人们负面看待展开研究。

“我的假设是是的。他们也许对于那些独生子女的母亲没有做出类似的牺牲而感到愤怒,”法尔伯博士说。

专家说独生子女并不孤独

法尔伯博士说社会上对于应该生多于一个孩子的压力很可能是基于“人类思维里根深蒂固以及可能无意识的偏见”,这种偏见认为生至少两个孩子人类才能繁盛而非没落。

法尔伯博士认为环境也是导致父母选择只生一个孩子的原因。

“现如今,也许有更多夫妇担心气候变化,认为只生一个孩子是他们为减少全球气候变暖做出贡献的方式,”她说。

她说独生子女的好处包括能得到父母更多的关注,爸爸妈妈能享受各种活动而无需承受更多孩子所带来的压力。

法尔伯博士说只生一个会有潜在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并非孩子会感到孤独。

“这些问题是也许会失去那个孩子的风险,例如孩子早逝,这样[父母]就没有孩子了,”她说。

“但是我在中国和美国所做的研究显示,独生子女并不会比有兄弟姐妹的孩子孤独,因为绝大多数独生子女的父母都很注意[孩子]与朋友的互动。”

坎迪塔认同确实会担心失去儿子,她确实是“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是她说即使她有两个或三个孩子也会有同样的担心。

“我希望我的孩子拥有与我一样的机会”

罗莉·布鲁克(Lorrie Brook)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与丈夫通过IVF试管婴儿生下女儿泰雅(Tehya),现在泰雅已经4岁了。

罗莉只生一个确保女儿能获得人生最好的机会
罗莉只生一个确保女儿能获得人生最好的机会Supplied: Lorrie Brook

罗莉自己就是独生女,她希望生完泰雅后就此打住,并给予她同样的机会。

“我知道我的父母给了我很多机会,如果我不是独生孩子的话我是不会拥有这些机会的,”34岁的罗莉说。

这些机会包括教育上的,例如一次去日本的交换学习以及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

罗莉说独生子女家庭的主要好处是“很显然的,幼托费”。

“我不知道人们怎么能承受得起把不止一个孩子送幼儿园,”她说。

“我们两周的费用是450澳元。”

保持生活规律以及平衡工作与生活更容易了。

“我的丈夫要轮班上班,所以在他不上班的时候可以跟他在一起,与此同时还能确保泰雅参加各种活动真的很重要,”她说。

罗莉说唯一一个可以预见的问题就是他们死后女儿没有兄弟姐妹。
罗莉说唯一一个可以预见的问题就是他们死后女儿没有兄弟姐妹。Supplied: Lorrie Brook

“从我作为独生孩子的经验来看,在我的人生现阶段如果我失去了双亲,那将会十分艰难,因为我跟他们那么的亲近,”她说。

“这也许是我一直担心的最大的问题。”

题图:只有一个孩子使坎迪塔夫妇的生活更自由和更具灵活性(Supplied: Canditta Natakua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