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孩子做好准备面对父母一方死亡

艾伦家中到处都是亡妻的照片

卢卡斯·郑翻阅着他的剪贴簿,他指着其中一张照片,照片上他的妈妈蒂娜躺在床上,卢卡斯简短说道:“这是我妈妈死的时候。”

从一个六岁孩子口中听到这句话让人心碎。

2010年,蒂娜被诊断为继发性乳腺癌,当时儿子卢卡斯只有五个月大。获知这个消息,蒂娜和她的丈夫艾伦悲痛万分。

但是在经过化疗、放疗、手术和激素治疗后,她的恢复状态被医生称为“奇迹”。蒂娜健康地生活,直到三年后癌症复发。

卢卡斯五个月大的时候蒂娜确诊罹患癌症。
卢卡斯五个月大的时候蒂娜确诊罹患癌症。Supplied: Tina's blog

“我们的婚姻持续了将近14年,”艾伦说。

“我当时很担心蒂娜永远都无法听到卢卡斯开始说话,叫她妈妈......担心她在还没有与卢卡斯完全建立亲密关系之前就会离开。”

“她整个[恢复]都惊人地好。她总是对生命心存感激,感激能有机会成为一位母亲,她充满愉悦,总是说每一天都是上帝赐予的礼物。”

蒂娜和艾伦并没有隐瞒她的疾病,在蒂娜余下的14个月生命里,他们尽一切努力共同为卢卡斯创造美好的回忆。

艾伦减少工作时间做兼职,一家人到悉尼周边游玩,艾伦也拍下了大量的照片和视频,甚至记录下蒂娜在家里做一些琐碎的事情。

艾伦坦诚地与卢卡斯谈妈妈。
艾伦坦诚地与卢卡斯谈妈妈。ABC Radio Sydney: Amanda Hoh

蒂娜和艾伦都是基督徒,他们向卢卡斯耐心讲解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蒂娜会得癌症,不过他们告诉卢卡斯,妈妈死后她的灵魂会升上天堂,她会在那里等他。

“人们避免谈论人死[这个问题],这是其中一件困难的事情,”艾伦说。

“我们会用一些婉转的表述,例如‘某人去了’......但是这么说对小孩子来说没有意义,所以我一定会尝试并确保我们用非常具体的语言谈论蒂娜的死亡。”

2015年11月6日的早上,蒂娜在家中去世。

卢卡斯当时陪伴在侧,他把蒂娜去世的时刻描述为“妈妈呼完最后一口气,就连护士也帮不了她了。”

帮助孩子接受死亡

心理学家纳森·麦克阿瑟( Nathan MacArthur)说,与孩子交谈时使用具体的词很重要。

麦克阿瑟先生是哈蒙德北区保健中心(HammondCare North)殡葬服务主任,也在蒂娜去世之后对艾伦和卢卡斯进行心理辅导。

“如果我们说某人去世了或者说睡着了,那听起来会很让人困惑,孩子们听了会很怕睡觉,”他说。

“那个年纪的孩子想事情都很具体,谈论人死的时候可以说他们的大脑停止工作了,他们的肺部停止呼吸了......我们应该这样解释死亡。”

“这对于父母来说也许会觉得很困难。”

悲痛辅导服务

  • 新南威尔士州殡葬辅导服务(NSW Bereavement Counselling Directory)
  • 丧失亲友与伤痛全国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Loss & Grief)
  • 童年伤痛全国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Childhood Grief)
  • 伤痛热线(Griefline: 1300 845 745)
  • 生命热线(Lifeline: 13 11 14)
  • 儿童援助热线(Kids Helpline: 1800 55 1800)

麦克阿瑟先生建议父母可以使用书籍帮助他们找到适当的词向孩子们解释为什么他们的妈妈或者爸爸将要死亡。

他还说,在这个时候作为照顾者、父母和赚钱养家的人会感到肩上的责任十分沉重,此时他们可以向家人、朋友和学校寻求帮助。

在与孩子交谈中继续提及过世的父亲或母亲很重要
在与孩子交谈中继续提及过世的父亲或母亲很重要ABC Radio Sydney: Amanda Hoh

这也适用于一旦这个家庭成员去世后。

“保持生活规律,”麦克阿瑟先生说。

“孩子们会继续问很多问题。要清楚地回答这些问题。”

“由于悲痛,他们的行为也许会发生变化,例如他们会很粘人,或者尝试变得很成熟。”

“坚持与他们谈论[去世的]父亲或母亲,保持鲜活的记忆。”

继续生活

在诊断出癌症的初期,蒂娜和艾伦开了一个博客,向家人和朋友更新关于蒂娜的近况。

她的博客帖子中充满了幽默与乐观精神,就像2015年的其中一条写道:

“提前打声招呼啊,如果情况恶化了,我一定会给艾伦物色一个虔诚的单身新娘!她一定要对孩子们好。如果那个人是你,如果你被传召到我的病床旁,别担心,那只是来面试!;)有意向者请联系我,不过请再等等!:)”

蒂娜的愿望在某种程度上由教会的一个朋友娜奥米实现了。在蒂娜去世数月后,她与艾伦成为朋友。

艾伦、娜奥米和卢卡斯每周都有一个仪式,大家坐在一起翻阅一本剪贴簿,上面贴满关于蒂娜的记忆。
艾伦、娜奥米和卢卡斯每周都有一个仪式,大家坐在一起翻阅一本剪贴簿,上面贴满关于蒂娜的记忆。ABC Radio Sydney: Amanda Hoh

当时娜奥米还在海外工作,她与艾伦在Skype上交流,六个月后,艾伦与卢卡斯一起去迪拜看望娜奥米,此后艾伦与娜奥米订婚并在八周前正式结婚。

“我想[我与艾伦]的关系能成的原因之一是我们会坦诚地谈蒂娜,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尴尬,与卢卡在一起也从来没什么尴尬,”娜奥米说。

蒂娜去世后卢卡斯担心的一点是如果他的爸爸也去世了谁来照看他。

“一旦我们结婚后他就很清楚地感觉到有安全感得多了,”娜奥米说。

“我想他很开心有一个妈妈,又可以跟别的孩子一样了。”


题图:艾伦家中到处都是亡妻的照片(ABC Radio Sydney: Amanda H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