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森林中的市内公园能否以更佳的设计创造宁静感?

澳大利亚的市内公园常常平坦并以大面积的草坪为特点。(ABC Radio Perth: Emma Wynne)
澳大利亚的市内公园常常平坦并以大面积的草坪为特点。

走进自然是降低压力指数的关键,但是我们的公园和保护区在引领我们走出熙熙攘攘的城市生活中的效果如何呢?

来自西澳大学(University of WA)澳大利亚城市建筑研究中心(Australian Urban Design Research Centre)的佐伊·迈尔斯博士(Dr Zoe Myers)正着手研究城市设计师能够积极影响人们精神健康状况的方法。

她说,城市规划者也可以把科学和心理学这些学科的见解融入到他们的工作中。

她告诉澳广珀斯电台,对许多人来说,城市生活可导致‘过度的感官刺激’,城市居民罹患抑郁症和焦虑症的可能性也显著较高。

“每天的生活都熙熙攘攘,噪音、声音、灯光,对我们的神经系统产生了累积的影响。”

“我们发现发现一段时间以来,它增加了我的战斗或逃跑反应(fight-or-flight response),我们在很多时候都保持警惕。”

汹涌海浪或呼啸卡车?

迈尔斯博士说,大量研究表明,走进自然环境具有恢复性的效果。

“你可以在脑海中听到两个相当的声音,它们的音量实际上是同样的分贝。拿一辆在高速公路上呼啸驶过的卡车的声音,同一个海滩上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相比较,人们会发现卡车的声音非常紧张,但海浪的声音非常放松。”

 尽管海浪的声音是嘈杂的,但它一直显示着减低压力和焦虑的功效。(ABC Open contributor hewysurf)
尽管海浪的声音是嘈杂的,但它一直被表明有着减低压力和焦虑的功效。(ABC Open contributor hewysurf)

她表示,我们应该将对自然的益处的科学理解,融入至城市设计中来。

“我认为人们大批离开城市生活是不切实际的。”

“在城市生活有许多益处,因此我们真正要做的是让自然回归到我们的城市中来。”

需要的不只是草坪和几棵树

从迈尔斯博士的观点来看,尽管城市规划师常常把绿色的空间纳入他们的城市设计之中,但是那些空间并不足以鼓励人们在那里打发时间,也不能让人们从城市的刺激中脱身。

一个由草坪和一些树木构成的半无遮掩的公园为这个区的居民所带来的是微不足道的。

“我们并不缺少绿色的空间,我们更缺少的是有品质的绿色空间,”她说。

“研究的确表明,当自然的环境越接近真实的天然,它才更像是一个真正的栖息地,那些令人恢复的功效才能够更好地影响我们。”

“在珀斯,犹如其它澳大利亚的城市一样,我们对草地非常痴迷。”

“我们喜欢在我们的公园里种下大片平坦的草坪。”

“尽管它有其存在的道理,但我认为我们已经变得太依赖于以这种形式作为设计公园的唯一方式。”

珀斯的海德公园夹裹在两条繁忙道路当中,却为游人们提供了沉浸式的体验。
珀斯的海德公园夹裹在两条繁忙道路当中,却为游人们提供了一份沉浸式的体验。 (ABC Radio Perth: Emma Wynne)

一份沉浸式的体验

最佳的公园鼓励人们逗留并创造出一种沉浸式体验。

“最好的例子之一就是坐落在海格特(Highgate)的海德公园(Hyde Park),”迈尔斯博士说。

“因其地貌,一旦你走进那里你感受非常沉浸其中、远离周边街道的忙碌。”

“如果我们把自然当作是可以帮助我们逃离每日生活压力的一种办法来对待,这将为我们如何去设计公园带来长足的进展。”

“我认为随着珀斯的发展,我们将来必须进行更多关于怎么发展这座城市的对话。同时,我们也要去探讨我们是否想以现有样子向前发展,或探讨我们将来是否可以重新审视那些想法,思考我们该以怎样的方式为更密集的人口服务。”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