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房门为本迪戈失智症患者指引回房间的路

一名摄影师、前养老院工作人员正在帮助失智症(俗称痴呆症)患者们选择他们自己的房门并以此来帮助他们认知事物。

许多人都记得他们成长过程中居住过的那间房子,或者他们购买的第一栋房子的正门。

这些根深蒂固的记忆是本迪戈某个新项目的核心。

曾任澳大利亚阿尔茨海默症机构(Alzheimer’s Australia)中心服务人员的摄影师兼养老服务咨询师卡罗琳·塔普林(Carolyne Taplin)在“真正的家门(True Doors)”工程中融合了她在摄影和养老服务两个领域的兴趣。

这项工程将在伯利恒家园(Bethlehem Home)老年人记忆支持单位(Aged's memory support unit)用个性化量身定制的房门替换通用房门以帮助失智症患者。

“我们知道与失智症相伴而来的是认知能力的改变,人们最近的经历经常会率先从记忆中流失,但是更年轻时的记忆会被保留下来,” 塔普林女士说。

“当失去家的感觉时,拥有一些能够强烈唤醒你关于家的记忆的东西会帮你找回那种感觉。”

这项工程的理念最初由一家位于荷兰的公司提出,通过一扇真门的照片来按照尺寸定做能够贴到通用房门上的贴花。

养老中心代理服务经理克里斯托弗·布莱克曼(Christopher Blackman)说,该工程之所以得到开展的原因是尽管养老院努力为居住者营造家的感觉,但是他们依然存在认知问题。

“困难之处在于他们无法识别房间编号和不同的颜色,但是他们可以识别一些和他们以前住过的家里有过的房门类似的东西,” 他说。

失智症患者埃德娜(Edna)是记忆支持单位即将收到新房门的15名居住者之一。
失智症患者埃德娜(Edna)是记忆支持单位即将收到新房门的15名居住者之一。ABC Central Victoria: Larissa Romensky

失智症患者数量的快速攀升

急速老龄化的社区的一大挑战就是失智症患者数量的上升。

人们到了85岁时,四分之一的人将会患失智症,而到95岁时,该患病率会达到二分之一。

如今,预计有超过40万名澳大利亚人患失智症。

预计到2025年,该数字将跃升至536,000人,并预计在2056年达到110万人。

每个人的失智症症状都是不一样的,这取决于病因和疾病的恶化程度。

记忆支持单位的居住者们表现出认知能力的巨大下降,这妨碍到他们完成比如系鞋带或泡茶这样的日常活动。

“很简单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法记东西,” 布莱克曼先生说。

 “我们认为他们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我们需要拥有进入那个世界的能力,这样我们就能尽力保证他们的安全。”

新房门防止人们游荡到其他人的房间

塔普林女士说研究表明新的个性定制房门提升了人们对自己和他们的身份的认知,并阻止人们游荡到其他人的房间。

这还培养出员工对他们的更多尊重。

“员工们更倾向于进入房间前敲门,因为这样的房间看起来就像某人的家,更增加了一点隐私感,并帮助居住者获得拥有那个空间的感觉,” 她说。

“你会被提醒那就是人们的家。”

塔普林女士也希望新房门带来场所和人之间的联系感。

“这将激发那些居住者们的回忆和故事,并帮助他们感知自己和这个经常让他们感到迷失的地方的联系。”

将澳大利亚风格房门加入至备选目录中

在不仅存在记忆问题,还有可能遇到居住者不再住在同一个州,房子已不复存在,或房门曾经更换过的情况时要如何帮助他们选择一扇房门呢?

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家人协助塔普林女士,提供三个房子之前的地址,塔普林女士会努力去寻找并拍下照片。

“然后我们会和居住者及他们的家人一块坐下来,寻找他们最熟悉,最能产生共鸣的那扇门,” 她说。

“所以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提供几扇看起来与他们之前可能有过的房门最相似的门。”

目前收集的1000多扇门全是欧式风格的门,塔普林对添加一些澳式风格的门感到很兴奋。

“我到大街上敲门询问别人是否可以拍摄他们房门的照片,” 她说。

尽管人们一开始有点犹豫,但是没有人拒绝,有时塔普林女士在敲开门之后还会被房屋主人邀请喝杯茶,并为她展示其他的门。


标题图片:卡罗琳·塔普林将个性化定制的房门带给本迪戈养老院患失智症的人们。ABC Central Victoria: Larissa Romensk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