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工团体在儿童、社区和精神健康方面做出的贡献

在阳光海岸(Sunshine Coast)运营时间最长的木工团体之一——布莱科尔地区木工协会(Blackall Range Woodcrafters Guild)步入它的第21个年头之际,该协会的一名成员表示眼看这个团体对当地社区及其成员的归属感带来影响他百感交集。

(视频制作:ABC News)

布莱科尔地区木工协会建立于1996年,起初只有12名成员。如今该协会拥有190名成员,其中包含30名女性。

该协会每年向救世军组织(Salvation Army)捐赠1000个木制玩具,这其中有很多都是在一年中特定的玩具制作日——星期三制作出来的。

给孩子们制作玩具为协会成员们带来了巨大的骄傲和成就感。
给孩子们制作玩具为协会成员们带来了巨大的骄傲和成就感。ABC Sunshine Coast: Rob Blackmore

协会的创始成员哈密什·博斯威克(Hamish Borthwick)说制造玩具非常让人开心,但是这个团体同样以给社区其他人带来帮助而倍感骄傲。

当最近了解到当地某医院需要一些轮椅托盘、纸牌套装和拼图时,他们就开工了。

 “我们的快乐就在于看到这些成年女孩们喜极而泣,” 博斯威克先生强忍着泪水说。

 “从这种被接受而带来的骄傲,和对这种接受的渴求中……我说起这些的时候都会流泪,因为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

通过喝茶的时间交流感情在协会成员们眼中是和制作东西一样重要的事情。
通过喝茶的时间交流感情在协会成员们眼中是和制作东西一样重要的事情。ABC Sunshine Coast: Rob Blackmore

博斯威克先生说像这样的小社区团体所带来的益处不止于他们制作出来的东西。

“我们当中有许多越南战争退伍军人,还有一些人是感到心情抑郁而加入的……我知道自己在过去21年里感到有些抑郁,但是感谢上帝我挺过来了,”他说。

他说有时候,工棚全部开工时就像一个繁忙的火车站,因为总有人在忙活些什么,也总有一些人在旁观看。

 “你会遇到那么多性格各异的人,喝上午茶可不是件小事,我跟你说,因为如果你不会机智应对的话,你会被损得很惨的,” 博斯威克先生笑着说。

将近200名成员来自各行各业,包括验光师、无线电工程师、外科医生,还有潜艇船员多恩·梅勒迪斯(Don Meredith)。

梅勒迪斯先生,一名服役了22年的前海军工程师,退役并搬到玻璃屋山(Glasshouse Mountain)之后找到了这个木匠协会。

“尽管我从未用木材做过什么东西,但是就机械而言,没有什么制造机器是我从未操作过的,” 他说。

“但是如果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我就会闪开。”

互相帮助,知识分享让协会成员们感到很自在。
互相帮助,知识分享让协会成员们感到很自在。ABC Sunshine Coast: Rob Blackmore

半退休的里克·维克斯(Rick Vickers)尽管自认为有着“相当的”木工基础,但是他还是立即被这种友善的氛围所吸引。如今他已经加入这个协会五年了。

“我妻子送我的一个圣诞礼物,就是这里的会员,并对我说 ‘你最好用用这个’,自此我就爱上了这件事,’” 维克斯先生说。

 “这里有人愿意也可以将一生中学到的技能教给像我这样的新手。”

66岁的维克斯先生是俱乐部里最年轻的成员之一,他说他为自己制作出的所有东西感到骄傲,他最后一次接触木工工作是在学校的时候。

“我给每个家人都做了一个碗,也几乎给每个亲戚做了一张奶酪案板或砧板,他们都很喜欢,” 他笑着说。

“我正在学习如何用榫卯的方式做一张储物凳,我的女儿几乎拥有这世界上所有东西,我送了她一个储物凳作为她21岁的生日礼物。”

“你可以去买一个,但是这是由爸爸亲手做的,还带有瑕疵的。”

这个协会每年向救世军捐赠约1000个儿童玩具。
这个协会每年向救世军捐赠约1000个儿童玩具。ABC Sunshine Coast: Kylie Bartholomew

在木工协会之外,维克斯先生是一名风险与安全评估专员,他的心思一直专注在政策、流程以及规划这些可能花费数年才能看到成果的事情上。

“我做的工作是脑力劳动,会花费很长的时间,有时甚至是好几年,将此种修为应用于那些亟待解决的事情上,“他说。

“然而在这里,你花4个小时就能做些什么,然后你就可以跟别人说 ‘你知道吗?我刚刚给我女儿或侄女做了个新东西,’而且你是没办法去别处买到这些东西的。”

哈密什·博斯威克先生走过储存和分类木材的地方。
哈密什·博斯威克先生走过储存和分类木材的地方。ABC Sunshine Coast: Rob Blackmore

190名成员在蒙特维尔(Montville)的一个大工棚里工作,那里有你能想到的各种木匠工具。

博斯威克说协会使用全国各地捐赠的树木,现场研磨,这是成员们需要学习的另一项技能。

“我们收到由不同的人捐赠的树木,相比把这些树用切片机切片,装进卡车送到这里来是更容易的,” 他说。

“我们风干这些木头六个月,然后放入工作室中,再卖给成员们,这就是我们获得收入并得以生存的办法。”


标题图片:协会成员们互相分享他们的知识。ABC Sunshine Coast: Rob Blackmore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