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族裔文化团体的支持帮助移民融入澳洲

 Ataus Samad

一位移民专家表示,移民需要他们自己的社团成员来帮助他们走出去,认识他们的邻居,在一个新的国家开始新生活。

中央昆士兰大学讲师阿塔斯·萨马德(Ataus Samad)十年前从孟加拉国以技术移民的身份来到澳大利亚并且定居于洛克汉普顿(Rockhampton)。

他说获得来自相同文化背景的人的支持使他有信心在一个新国家认识新朋友。

“总的来说人们[太]害羞,不敢走出去,而且还有沟通障碍,[他们]作为新移民刚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很多信息都不知道,”萨马德说。

“但是如果他们有家人或者来自他们自己社区的人,他们就能获得信息并且能四处活动。”

“把来自某一个族裔背景的人聚集在一个地方很重要。”

一句简单的“你好”就能带来不同

尽管此前曾经在联合国工作过,萨马德先生说刚到澳大利亚的时候要找到一份工作还是不容易的。

“我每到一个地方,绝大多数的人都会说‘但是你没有澳大利亚的资质,这是第一。第二,你没有在这个特定领域澳大利亚的工作经验,’”萨马德先生说。

“从一个背景到另一个的工作转换,对于我来说挺艰难的,所以我决定在学术领域追求事业。”

萨马德最近完成了博士学位,专注于把移民和难民转移到乡镇地区。

他说只是简单的一句问候对于新来者建立归属感十分关键。

“举例说,我要过马路,某人把车停下来打手势示意你先走,这些小小的手势能让我感到很开心,”萨马德说。

“或者我去到一家咖啡馆,他们会说‘噢,你要一个卡布奇诺,两份糖,双倍浓度’。那让我感到很开心,因为我是这个社区的一部分,他们记得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真的,发自内心的,我感到我是这个洛克汉普顿社区的一份子。”

橄榄球联赛中的萨摩亚兄弟情谊

中央昆士兰山羊橄榄球队(Capras)的队员菲尔·纳提(Phil Nati)与其他同样来自萨摩亚的球员交朋友助他更好地适应新生活。

纳提的父母从萨摩亚移居新西兰的克莱斯特彻奇,他在那里长大。去年纳提来到洛克汉普顿。

纳提先生说认同自己是萨摩亚人对于他的身份十分重要。

“那是我父母来自的地方,看到他们那么珍视他们的文化使我也珍视他们的文化和传统,”纳提先生说。

山羊队里的萨摩亚球员关系紧密。
山羊队里的萨摩亚球员关系紧密。ABC Capricornia: Inga Stünzner

“那是我的一半,另一半是新西兰人,因为我在那里长大。”

“从第一天起就根植在你的体内,你睡醒,爸爸妈妈用萨摩亚语跟你说话,你吃的所有东西都是用萨摩亚的方式烹饪的。”

“只是我们长大以后我们稍微偏离了那些传统。”

搬到中央昆士兰后,纳提先生说与其他萨摩亚人交往很重要。

他说他的教练金·威廉姆斯与队里的萨摩亚球员关系很好,这也有所帮助。

“这只会使过渡更容易,特别是在乡村类型的社区方面。”

“对萨摩亚人来说,你的表亲就像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

“在橄榄球联赛里有句老掉牙的话:这是兄弟情谊。但是我们把它用在萨摩亚兄弟身上,我们关系紧密。”

“语言和食物是任何人的文化当中最重要的部分。”

熟悉的感觉有助融入

萨博·舒马一家搬到中央昆士兰的米德尔芒特(Middlemount)后,与这个昆士兰小镇的其他津巴布韦家庭建立联系对他们大有帮助。

舒马先生的童年在津巴布韦度过,亲眼目睹了在穆加贝总统统治下社会日益动荡。

舒马先生的父亲看到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男人在新西兰泡温泉,全身上下只穿了短裤,四周白雪皑皑,他当下决定举家迁移到那里,乘着那股矿业热潮,并且好好享受他以为很好的气候。

但事实是新西兰的天气那么冷,把他爸爸吓坏了。

“巨大的文化差异。那是我刚开始看见来自其他种族和族裔的人--有亚洲人、波利尼西亚人,”舒马先生说。

“我喜欢了解不同的文化并互相交流。我看到各种文化有多么不同,但是也有相似之处。”

舒马先生说搬到米德尔芒特给他带来巨大的文化冲击。
舒马先生说搬到米德尔芒特给他带来巨大的文化冲击。ABC Capricornia: Jacquie Mackay

受够了当地的寒冷气候,舒马一家搬到了澳大利亚中央昆士兰的米德尔芒特。

“这比起当初从津巴布韦到新西兰更具挑战性,因为当时就花了一段时间适应从非洲到新西兰,那里的文化,”舒马说。

“然后搬到米德尔芒特,那是一个人口很少的小镇,没什么可干的,而且很热,所以我说这种文化冲击更大。”

“那里有两个津巴布韦家庭,包括我们,随着热潮掀起,更多非洲家庭前来,他们开始组建社区,[并且]帮助各个家庭适应。”

舒马先生说移居异国绝非易事。

“前一天你还跟人们用同一种语言聊天,他们与你想的一样,长得也一样,”舒马先生说。

“然后第二天忽然之间每个人都看起来完全不同,每个人想的与你大相径庭,每个人说的都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

“这对于过来的人们会带来巨大的冲击。”

“只有那么一点点熟悉感很重要,如果有来自你自己文化背景的人帮忙指引一下能帮助人们融入一个不同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