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艺术家在首个个人画展上表达身患残疾的精神痛苦

安德鲁·格兰特从2013年起就成为了一名艺术家。

安德鲁·格兰特(Andrew Grant)在青少年时期和20多岁的时候一直是个健康向上的人,他曾在国家公园、野生动物园还有招待行业工作过。

但是在他28岁的时候,他渐渐感到上楼梯和从低矮家具上下来变得越来越困难。

他被诊断为患有一种名为包涵体肌炎(inclusion body myositis)的退行性神经肌肉病症。

这个病会让格兰特先生的肌肉退化,直到有一天将达到呼吸与吞咽困难的状态。

“达到一种失去身份的程度,”他说。

“我以前喜欢骑摩托车、航海、摆弄汽车、去灌木丛中徒步以及做其它积极的事情。”

“但是随着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我没法再参与到那些活动当中。那些活动此前就是我身份的一部分,现在却正在慢慢离我远去。”

那段经历是格兰特融合到现在的工作——画家中去的经历之一。

收到诊断之后,格兰特先生回到高中校园,通过职业技术教育(TAFE)获得高中毕业证书,之后进入艺术学校就读。

他能去上课的校园只有Kogarah TAFE,那里坐轮椅可以无障碍出入。

“我发现自己有点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想利用这次机会重新塑造我自己,”他说。

无障碍绘画

格兰特先生起初会画一些大型作品,但是由于他的手臂失去运动能力,他便不得不转向较小的画布。

他用无障碍艺术组织(Accessible Arts)提供的资金购买了一个电动画架,还有一部可升降的轮椅,这样他就可以在绘画的过程中扩大移动范围。

上周,45岁的他举办了他的第一个个人画展,名为‘文艺复兴计划(The Renaissance Project)’。

安德鲁·格兰特个人画展上的一幅未命名的作品。
安德鲁·格兰特个人画展上的一幅未命名的作品。Supplied: Andrew Grant

参展的作品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创作,包括抽象的风景还有孤独沉思的男女人像。

“大多数作品的灵感来源于自己失去身份的经历,以及身体渐渐残疾的过程中所经历的情感痛苦,”格兰特先生说。

“我想向人们展示那种情感上的痛苦,比如孤独、沮丧和焦虑。”

格兰特先生说,他只是受到能被称为“残疾艺术家”这件事的吸引,而不再像过去几年那样单纯地被称作“一名艺术家”。这是一种鼓励更多残疾人进入艺术领域的方式。

“进入艺术领域对我来说就是进入了一个创意与培养的社区,在那里我能够被接纳,并且不会遭受评判。”

“它将给予你参与到社会当中并发出你自己的声音的机会。”

在此次展览之后,格兰特先生将开始他的下一个项目,一个“黑暗并喜怒无常的”自画像展,来竞争阿奇博尔德奖(Archibald Pr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