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有问题?短睡课程正在流行

Numerous scientific studies have shown the benefits of napping.

在悉尼市区周边的莎莉山(Surry Hills)区的一间宽敞明亮的工作室里,玛莎·萨卡洛斯(Martha Tsakalos)正在带领一个小组课程。

“让你自己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平躺,让你双腿的间距比胯部略宽,手臂张开在身体两边,”

在她面前,五名学生戴着眼罩平躺在垫子上,他们的手叠交于胸前。这不是瑜伽:而是引导短睡。

“基本上你可以期待进入一个黑暗的房间、停留在这个房间里并被带领着进行一个短暂的冥想… 然后打个20至24分钟的盹儿,”身为心理医生的萨卡洛斯女士说。

“每六名澳大利亚人当中就有一名为长期睡眠缺乏者——我们的许多顾客都带着很难放松的压力而来。短睡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提振你的免疫系统,提高记忆力并让你回到工作时表现地更好。”

心理医生兼短睡课程讲师玛莎·萨卡洛斯是一个充满热情的短睡倡导者。
心理医生兼短睡课程讲师玛莎·萨卡洛斯是一个充满热情的短睡倡导者。ABC RN: Alex McClintock

科学证据越来越多地指出短睡的好处。本月的早些时候,研究人员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了一份关于3000多名华人老人的研究,其中发现,那些进行午睡的人在心理能力测试中有更好的表现。

其它实验也表明,短睡既可以提高学习能力,又可以提高记忆力,还能提升创造性思维。一项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发现,午睡是比咖啡因更能有效地解决午后乏力的方式。

睡眠健康基金会经理戴维·希尔曼医生表示,短睡可以非常有益,只要你保持短睡约20分钟并防止进入深层睡眠。

“如果你想要一个短暂、直接的短睡,并想在短睡后能立即运转,那么你需要一个能量盹(Power nap),打一个20分钟左右的盹儿。”

“当然可以来个更长的午睡,如果你打算这么做,终究是更有益处。但你将不得不面对醒来时恍恍惚惚的感觉,对一些人来说,这种感觉需要等待20分钟才能消退。”

短睡课程借鉴了引导冥想的元素。
短睡课程借鉴了引导冥想的元素。ABC RN: Alex McClintock

2014年,睡眠健康基金会委托德勤经济研究所出具的报告发现,每年因‘缺乏睡眠’为澳大利亚的经济带来的损失为51亿澳元。

因此,很多大学和工作场所(包括谷歌,毕马威,必和必拓以及iSelect)现在都为员工提供休息室。 那是像蛋壳一样外形、能够阻挡噪音和光线的舱体。

但是,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对短睡正在形成更为健康的态度,还是我们实在工作得太辛苦呢?

一名女性在悉尼莎莉山靛蓝项目的短睡课程上睡觉。
一名女性在悉尼莎莉山靛蓝项目的短睡课程上睡觉。ABC RN: Alex McClintock

希尔曼博士说:“”实际上,睡眠在我们的社会和大多数其他发达经济体中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当我们每天24小时不间断运作时, 我们之间就会产生这样的相互关联。”

“有很多人睡得比他们实际需要的时间少, 并试图通过这种模式来避开较长的睡眠时间。有些哺乳动物以多阶段睡眠的模式生存,睡眠像是补丁一样... 但普遍地说,人类的睡眠模式基本上是单相的。”

当我们谈起睡觉时,睡得越多好处越多。短睡也许不能替代一个完整的夜间睡眠,但它将能帮助你顺利度过一天。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