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自闭症的冠军运动员跑步穿越澳大利亚为慈善组织筹款

达内·怀茨(Dane Waite)在2003年的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Special Olympics World Games)上为澳大利亚赢得一枚铜牌之后开始了他跑步穿越澳大利亚的梦想。

经过长达14年的训练之后,他在6月18日于珀斯出发,跑步4000多公里回到他在新南威尔士州南部海岸的家帕姆布拉(Pambula)。

怀茨先生是一名生来就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精英运动员,他小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对跑步的热情。

“跑步让我头脑清醒。之后我就很自由地跑。我跑得像风一样,” 他说。

他计划在一个志愿者团队和一辆房车的支持下,每天最多跑50公里,每周跑六天,同时为自闭症和精神健康慈善机构筹款。

“目的是找出为什么某些家庭会生出患自闭症的子女,并帮助他们拥有一个好的人生,” 怀茨先生说。

这名运动员最喜欢的训练项目就是沿着他家附近的海滩跑一个马拉松的距离。

他还参加过许多重大的自行车骑行比赛和一些其他体育项目。

“我曾经从事过举重项目,还得过金牌。我还得过十柱保龄球比赛的奖牌,” 他说。

达内·怀茨将跑步4000多公里,从珀斯到帕姆布拉。
达内·怀茨将跑步4000多公里,从珀斯到帕姆布拉。Supplied: Perth2Pambula

父母决定支持他们的自闭症儿子

怀茨先生的母亲,朱妮·怀茨(Junee Waites)说她儿子的一个主要成就就是开心地活着。

“他直到6岁才开口说话,” 她说。

“他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三次被告知应该把他送进自闭症福利机构。”

她和丈夫罗德(Rod)拒绝了这个提议,而是调整了他们自己的生活来养育他们唯一的孩子。

“我丈夫和我会对彼此说 ‘如果我们能让他进入我们的世界——能够快乐就足够了’。”

“但是在我们做到之前,我们需要学习通过达内的眼睛来看待生活。如果我们开始这样做的话,那么达内就能够以我们的眼光来看待生活了。”

达内·怀茨正从珀斯跑步至帕姆布拉,来缅怀他的父亲罗德,并为自闭症和忧郁症患者筹款,呼吁社会的关注。
达内·怀茨正从珀斯跑步至帕姆布拉,来缅怀他的父亲罗德,并为自闭症和忧郁症患者筹款,呼吁社会的关注。Supplied: Junee Waites

怀茨先生对跑步的热情与他紧密相连,并激励着他环游世界,但是对他父母来说,开始时非常震惊。

“那是一场噩梦。当时意味着我们可能要在日常生活中失去他了,” 怀茨女士说。

“他会和我们在一起一分钟,然后冲向下一个地点。去像购物中心或者海滩这样的地方。”

“一旦开始,他就不会停下。”

这家人本来住在墨尔本,但是当怀茨先生18岁的时候,他们决定搬家至贝加谷(Bega Valley),因为“我们意识到他需要空间”。

他们新农舍的建造工人也是一名运动员,他和怀茨先生共同训练,参加于悉尼举办的冲浪城市(City to Surf)比赛。

“正是那时他意识到自己可以将跑步作为一项严肃的事业,” 怀茨夫人说。

当达内先生18岁时,“为了空间和社区”,他的家庭从墨尔本搬到了贝加谷。

当地社区和企业支持达内的跑步梦想

经营一家当地巴士公司的杰米·克莱姆(Jamie Klemm)是“珀斯至帕姆布拉 - 达内梦想基金会(Perth2Pambula Dane’s Dream Foundation)”的主席,该基金会在过去的几年中获得许多商业赞助。

赞助资金和社区捐款将用来支付在这次跑步壮举中的开销。

克莱姆女士说基金会的目标是筹集50万澳元的资金,如今实物和现金捐款总价值共计约达25万澳元。

“和达内一起上路的志愿者们将在他们经过的每一个城镇持续为达内声援,” 她说。

怀茨先生已经决定将募集的善款捐给澳大利亚自闭症谱系协会(Aspect :Autism Spectrum Australia),一家向自闭症患者提供服务的组织;研究组织AutismCRC以及精神健康服务组织 - 超越抑郁协会(Beyond Blue)。

艰难旅程传达出的信息

对怀茨先生来说这从来就不是一次轻松的旅程。

怀茨太太说像许多自闭症患者一样,他很容易忧郁。他的公寓里有一幅视觉图表来跟踪记录他每天的感觉。

他展示那幅图表的那天,他处于六个等级当中的第二级。

达内展示他用来测量自己快乐和忧郁水平的图表。
达内展示他用来测量自己快乐和忧郁水平的图表。ABC South East NSW: Bill Brown

图表最低级别是六级,画着一幅图,图中有一口黑色的井,井里还有一个梯子。

“这是一口黑井,里面有一个梯子,我从梯子爬出来。我很擅长从梯子爬出来,” 他说,脸上露出他那在社区里很出名的微笑。

“我享受我的生活,到社区当中让我感到自由。我喜欢每周五晚上去跳舞。”

克莱姆女士说怀茨先生在社区当中颇有名气,因为他在体育上的成就,还经常跑步和参加社交活动。

“达内自己就是激励人们支持这件事的原因,” 她说。

 “如果今天我的孩子被查出患有自闭症,达内将会带给我希望。”

怀茨太太写了一本关于这个家庭与自闭症相伴的历程的书,并且在2014年因她为自闭症患者所作出的呼吁而获得了澳大利亚勋章(Medal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达内曾经身处那口黑井中。每一天都是一个挑战,” 她说。

“不,他和我看到的世界不一样,但是他知道了他是被珍视、被尊敬的并且是这个世界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他可以扮演一个平等的角色。”

“他因自己的选择而有了一个伟大的人生。他能主宰自己。我不是在说这很容易,但是这是可能发生的。”

“他用自己的例子就有能力让各种不同方面的人们对自己感觉好一些。”

然而怀茨先生指出,“这次跑步的意义不在于我,而是为加强人们对自闭症和精神健康的意识而去做的。”

“他们想要拥有一个好的人生,快乐的生活,而不是在他们的生命中过糟糕的生活,并且给予他们希望和自由。”

如果你或你认识的人需要帮助:

  • Lifeline热线:13 11 14
  • 儿童求助热线(Kids Helpline):1800 551 800
  • MensLine Australia热线:1300 789 978
  • 轻生者挽救热线(Suicide Call Back Service):1300 659 467
  • 超越抑郁协会(Beyond Blue):1300 22 46 36
  • Headspace 热线:1800 650 890

标题图片:达内·怀茨在他帕姆布拉的家中。ABC South East NSW: Bill Brown

相关英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