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多发性硬化症的17岁纽卡斯尔学生在艺术中找到慰藉

凯特琳的一副作品。目前她在纽卡斯尔大学学习艺术
凯特琳的一副作品,她在纽卡斯尔大学学习艺术。

五年以来,凯特琳·马丁(Caitlin Martin)都在竭力弄清她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持续数周的严重头疼;异常疲劳使她挣扎着才能下床。还有,就是被一名接一名无能为力的医生们弃之不管的痛苦,往好里说是困惑,往坏里说是放弃了。

“这使我感到很无助,很没有希望,”19岁的凯特琳告诉澳广访谈节目lateline的记者。

“你只是需要有个人帮助,但一个人都没有。”

她被反复告知,因为是经历青春期的少女,她身上才出现那些症状。但这种说法在她最终被诊断出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那天发生了变化。

“后来,我们出去吃饭并小小地庆祝了一下,因为你一旦知道那是什么病,你就可以进行治疗,赶走疾病,”她说道。

“[我们]只是不知道,这是最难治愈的疾病。”

多发性硬化症攻击中枢神经系统,且能够影响脑部、脊髓和视神经。这是年轻人中最常见的神经性疾病。

诊断出这种疾病的患者的平均年龄为30岁,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人中,有75%为女性。

在凯特琳目前接受治疗的亨特地区(Hunter),被诊断出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人的数量激增。

“过去15年中,在这一地区,多发性硬化症的流行率和发病率都成倍增加,”纽卡斯尔约翰·亨特医院(John Hunter Hospital)的高级专科驻院医生,副教授珍妮特·莱希纳·斯科特(Jeannette Lechner-Scott)说。

“有更多的女病人和年轻的女病人被诊断出患有这种疾病。”

  没有人有把握说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 可能是环境造成的。缺乏日照、饮食[以及]不断增加的肥胖症可能都是产生影响的因素,”莱希纳-斯科特医生说。

凯特琳·马丁
在17岁得到确诊之前,凯特琳身上出现病症已有五年时间。Supplied: Caitlin Martin

患上长期疾病后创意减压法很重要

凯特琳在即将参加HSC考试(HSC为新州的高中升学考试)时被确诊。她在学校的最后几年非常艰难。

“我认为,高中对每个人来说都异常艰辛,特别是[备考]HSC,”她说。

“但对我个人来说,我觉着自己事实上没法毕业了。但是,我做到了。我因此而情绪激动,因为我为自己感到自豪。”

对凯特琳来说,多发性硬化症意味着旷日持久的疲劳、言语记忆差、认知功能障碍以及左侧身体虚弱。有一次,她脸颊的下半部分产生了麻痹。还有一次,她的一只脚没有了感觉。

凯特琳长期以来都抱着一种愿望,即成为生物医药学家。诊断出的病症使她改了主意。现在,起初作为治疗手段的艺术确确实实成为她全心投入的职业。她正在学习成为一名创意产业的教师。

“我下了决心,真的想追求艺术,让生活快乐,即过高品质的生活,进行创作,开开心心的,”她说。

凯特琳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在年纪轻轻时就被诊断出病症。

“多发性硬化症有多种类型。我患的是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这种类型还算不坏,因为它意味着我可以接受很多不同的治疗手段,” 她说。

“因为开始接受治疗时的岁数不大,我的疾病恶化速度已经显著减缓。”

她的艺术作品现在已经作为一种治疗手段发挥作用。

“当你患病后,我觉着你需要一种创意减压法——你要将精力和情绪都倾注到一件事上。”

凯特琳的油画《和谐》
凯特琳说油画《和谐》有点像她的自画像。虽然不像她,却是她有感而发的作品。Supplied: Caitlin Martin
凯特琳自画像
凯特琳自画像Supplied: Caitlin Martin

标题图片:凯特琳的一副作品,她在纽卡斯尔大学学习艺术。(Supplied Caitlin Martin)